[浙博活动] 浙博志愿研习会之宋代僧家茶事展

发布时间:2020-01-10   来源:宣教部

2020年1月6日,浙博武林馆志愿者参观净慈寺美术馆的“慧日峰下——宋代僧家茶事”展。此次展览汇集了宋代茶事器物114件,分成三个单元:煎点茶汤、茶具先生、禅茶东传,以此完整呈现宋代僧家茶事的历史脉络。这也是现国内仅存的半个南宋曜变天目残盏的国内首秀。

本次观展邀请到净慈寺住持戒清大和尚亲自导览,他的策展理念和文化见解,颇有独到之处。以下节选师父导览内容的精彩片段,供大家学习参详。


策展思路

1、国内基本没有寺庙单独做美术馆的,我们不能说是唯一,但有可能是第一。佛教寺院虽然是宗教性的,实际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很重要的元素,历朝历代雕刻、绘画、书法、建筑、石窟等等各种艺术文化的呈现里面,很大的一块是佛教文化。因此,我们就想净慈寺不要单单只做佛教文化的推动,还要做一些传统文化的推动。

2、我们不想只单单呈现器物,器物要有传承的价值和意义,我们希望以器物传递一种文化现象。此次展览是我们宋代元素系列展的第一个,今后我们会用4年时间,每年的1月5号会有一个新展,茶、香、文化、宗教,4个主题。同时,我们一年4个季度会有四个不同的展。


精品器物导览

中心展柜我们放了四件展品,分别是四个元素:建窑、汝窑、青白瓷、越窑,也基本涵盖了宋代茶器里的元素:托、盏、碗、执壶。我们在做展牌介绍时,也没有按照传统方式介绍展品,我写了四篇文章时,都是根据釉色的特点来写,让不懂的人能够了解它的最大价值在哪里。这是我们想传递的一种文化现象。

杭州的城市文化积淀比较深,所以在很多渣土里面都会出一些东西。这半个宋建窑天目曜变盏是品曜馆的方肖鸣先生在征集瓷器时,有人拿了其中的两片瓷片给他看,他觉得很好,就让人继续找。一段时间后,才拼出来这么大半个碗,被称为第三个半曜变,另外三只完整的南宋曜变天目盏分别藏于日本京都大德寺龙光院、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和大阪藤田美术馆。

曜变是偶然天成,非人力可为。虽然是残器,但是这件器物的曜变光斑是连在一起的,从下到上一条线。而日本几件,都是一个斑一个斑的,不是满斑。这是它的第一个特点。

曜变的光色呈现,是我们看这件器物时的重点。第二个特点,它色彩的洇散是一层一层不断在分解的过程,就像是色卡里同一颜色有不同的层次。这件残器开展前在我那里放了近半年时间,我在白天日照光和晚上灯光下观察曜变光斑的变化,光斑洇散和光斑折射完全不一样,但具体无法描述,总之就感觉到你肉眼读不完它的光斑层次的变化,感觉它不断地在洇散洇散洇散……这是我觉得这个曜变最好的地方,所以我当时在写展牌介绍时,就专门写了这点——“曜色光斑”。


独到见解分享

这次展出了件非常大的陶碾。有人认为大的就是碾药的,其实多人喝茶时也需要用大的茶碾,就像加工厂有小有大。千万不要用一个定性的理论去推导所有的文化现象。我们希望大家在审视一个文化现象的时候,不要执着在一个面上:“我以为”、“我认为”、“我想要”,实际上很多东西不是你以为的、不是你认为的。

我们在赏析器物时,不要执着。执着上来,你眼界开不了;眼界开不了,你就不可能海纳百川。单一接受,你认知和鉴赏的力量就会少很多;只有海纳百川,得到的养分才多。所以我们要把思想呈一个喇叭口往外散。宋代为什么能用最小的器型做出最大气的美物?就和内在气息的广度有关系,这也可以说是一个修炼的境界。

茶器釉色里现在有很多流行的名称是日本人叫出来的,像灰背釉、柿红釉。我们展览自己宋代的东西怎么能跟着他们的叫法?这就不是中国元素了。所以我们这一次展览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尽量用传统的名称。釉色就只有两种釉,非黑即褐:单一黑色的称黑釉,不是黑色的全部定名为褐釉。我们不能跟着日本走。

器物要美,但也要合用。生活需要有仪式,但过于仪式就是假象了。

作者:风信子 摄影:小烟、李建业、何涛、徐蕊红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