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博活动] “诗画浙江水文化”之探寻西湖六井读懂西湖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20-11-04   来源:宣教部

诗画浙江,以水为脉。这个秋天,“诗画浙江水文化”大型系列活动正式拉开帷幕。本次系列活动将围绕“4大主题”,精心打造“5场活动”,带领大家走进良渚、钱塘江、运河、西湖,了解浙江人与水斗智斗勇的精神,领略浙江人用水的智慧。

10月31日,浙江省博物馆“诗画浙江水文化”大型系列活动以“寻找西湖六井”为主题,跟随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副教授陈志坚老师,行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去探访“杭州市长们”治理西湖的智慧。

西湖偌大的水域,水流向何处?本次活动的第一站,我们来到圣唐闸寻找答案。圣唐闸是西湖的出水口,西湖的水经此处流入大运河。在远古时代,西湖所在地还是钱塘江河口的浅海湾,南面的吴山和北面的宝石山,是环抱这个海湾的两个岬角,在长期自然力的作用下,泥沙淤积沉淀,使海湾逐渐变小、变浅,最后成为了一个滨海湖泊。因此,杭州“水泉咸苦,居民零落”,无论航运、饮水皆不甚方便,想要开发杭州就要从水利着手。

西湖的变迁改变着杭州城的格局。钱塘门是隋朝建杭州城以来,唯一一个从未改名易地的城门,从钱塘门可以清晰地了解杭州城的变迁。陈老师讲,宋元时期,钱塘门外多佛寺、楼台、园囿,是杭州的人物风情繁华之地。这里最有名的建筑是看经楼,又名望湖楼,初建于宋乾德二年(964年),是观赏西湖水景的绝之佳地,苏轼有诗:“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看经楼后面是佛教名寺昭庆寺,香火如云,其时有“钱塘门外香篮儿”的说法。

真正让西湖水入杭州城,供居民使用的是李泌。站在六井雕塑前,陈老师为我们讲述了李泌治理西湖的故事。唐德宗年间,李泌出任杭州刺史,把解决杭人饮水问题作为第一要务,组织民工自涌金门至钱塘门分置水闸,掘地为沟,沟内砌石槽,石槽内安装竹管(至北宋改用瓦筒),引西湖水至城内各地,并置六个出水口,即西井、金牛池、方井、白龟池、小方井、相国井,俗称“六井”,在今解放桥到小车桥一带,其中相国井最大,水源最丰富。李泌此举,解杭人卤饮之苦,促进了城市的进一步发展,德泽百世。现“六井”仅相国井尚存,其余均湮没。湖滨公园在昔日入水口处设李泌引水装置和“六井”纪念标志,以此表达杭人对他的追思之情。

最后一站,我们停留在相国井前。相国井是杭州人为了纪念李泌而命名的。李泌卸任后,杭州六井又经过白居易、苏轼、范仲淹等人的轮流疏浚,使杭州百姓吃上了放心水。在解决了城内饮用水的问题后,杭州逐渐发展成为“咽喉吴越,势雄江海”的大都市。

在实地考察了西湖六井和西湖的水利工程后,我们踏上了归途。“短短半天的走读活动,从李泌凿六井,到白居易、苏轼等官员维护治理西湖。虽然现在六井早已不在,但正是因为每一代人的努力,我们才能看到今天西湖的美丽风光。走在西湖边上,微风拂面,心存感激”。一位参加活动的队员感叹道。

习主席说过,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次“寻找西湖六井”的活动,让我们深刻了解了西湖山水和杭州故事,使我们更加热爱西湖,热爱杭州,热爱浙江。


活动中的精彩瞬间

作者:吴樱蕾、沈丽媛 摄影:蒋宁燕 视频:韩圣涛、董孟芫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