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地点:武林馆

中国古琴是世界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主要由弦与木质共鸣器发音。古琴以其历史久远、文献浩瀚、内涵丰富和影响深远为世人所珍视。其深邃、空灵、悠远的音色展现了古朴典雅、清渺悠远的精神境界,数千年来成为文人抒发情感、寄托理想的重要乐器。古琴圣洁高雅,坦荡超逸的气质超越了音乐本身的涵义,是中国古代精神文化在音乐方面最突出的代表。近代以来,伴随着中华文明的传播,古琴被视为东方文化的象征。2003年11月7日,中国古琴艺术正式被列入世界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

“非凡的心声”展厅位于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地面三层,面积300余平方米,分为“古琴的历史”、“古琴的制作与演奏”、“馆藏古琴解读”三个单元。 “古琴的历史”单元主要通过场景、水墨动画、图片等手段对古琴的起源、汉唐时期古琴的定型、宋元时期浙派的崛起至明清时期纷繁的琴派做客观系统的陈述。“古琴的制作与演奏”单元通过实物模型、视频短片和图片资料等手段介绍了古琴的结构、制作工序、琴音及手法等信息。

第1单元 古琴的历史

琴,又称七弦琴,在周代已经流行,至迟在汉末大致定型为后世通用的形制。从传存的唐琴看,与宋元明清时期的琴,仅有造型艺术风格和音色追求的区别。琴在西周时期主要作为祭祀的伴奏乐器,从春秋战国开始,逐步发展成抒发感情、表达志向的独奏乐器。由于孔子的倡导,琴还被赋予陶冶情性、完善人格的功能。汉至南北朝是琴艺发展的重要时期,有大量器乐曲问世。 至唐代,琴艺发展达到鼎盛,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南宋时期,浙派兴起,成为中国音乐史上第一个系统的琴艺流派。明清时期,地方特色的流派相继产生。近代以来,随着一批优秀的琴家和琴社组织的出现,琴艺得到了复兴。为了与其它琴及西洋琴相区别,琴被称为“古琴”。

第2单元 古琴的制作与演奏

古琴属于平置弹拨弦类乐器,造型优美简洁,主要由琴面、琴底、琴首、琴轸、琴腹、雁足等部位组成。琴体由面板和底板胶合而成,造型的区别形成了不同的款式,其中流行最广泛的是仲尼式。古琴形制的设计与解释具有强烈的文化象征含义,如琴前广后狭,象征尊卑之别。宫、商、角、徵、羽五根弦象征君、臣、民、事、物五种社会等级。后来增加的第六、七根弦称为文、武二弦,象征君臣之意。十二徽分别象征十二个月,而居中最大之徽代表君,象征闰月。古琴的泛音、按音和散音三种音色,则分别象征天、地、人。

第3单元 馆藏古琴解读

20世纪50年代初,浙江省博物馆征集了二十余张古琴,其主体为九嶷琴派创始人杨宗稷的藏品,包括由他收藏、监制和修复的,其中大都见于其琴学名著《琴学丛书》著录。杨宗稷去世后转到了国民党浙江省财政厅厅长北峙塔主人徐桴手中,1953年其后人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1955年秋,著名收藏家王世襄曾受音乐研究所派遣来浙江省文管会对这批琴进行鉴定和记录。除杨宗稷遗琴外,另有一张系著名文史学者朱家溍所捐赠。经当代著名琴家成公亮、丁承运鉴定,这批琴中有十余张为明代以前的古琴,包括明代著名古琴家、虞山派创始人严澂使用过的古琴。更令人惊喜的是,其中至少四张为唐琴,且有出自唐代最负盛名的斫琴高手雷威、雷霄之手的。唐琴是古琴界的珍稀之物,流传至今的极少,雷琴更是稀世珍品。浙江省博物馆所藏的唐代名琴,是中国古琴艺术弥足珍贵的财富。

  • 唐“彩凤鸣岐”七弦琴

    年代:唐  级别:二级  

        “彩凤鸣岐”琴制作于中唐,是杨宗稷最珍爱的三张琴之一,杨氏评价“声音绝佳”、“可谓凤毛麟角矣”。琴有钟磬金石之声,在唐琴中已属上乘,与故宫著名的唐琴“九霄环佩”可相提并论。
        浙江省博物馆所藏古琴之珍品。落霞式,通长124.8cm,有效弦长116.3cm,额宽16.3cm,肩宽18.8cm,尾宽12.5cm,两肩之间最厚处厚度为5.4cm,岳山高1.3cm,厚0.9cm,承露1.5cm,三四徽间为琴面最宽处。琴体浑厚,背面微凸,鹿角灰胎,从琴面漆灰剥落处看,漆灰较厚,为瓦灰,应该是杨宗稷重修时刮去琴面原漆灰后上的瓦灰。琴背以栗壳色原漆为主,间朱漆,朱漆为修补色,琴面与侧面后加朱漆。琴背冰裂断兼小流水断,琴面断纹隐约可见,在三、四、五徽部位,隐见类似梅花断的小圆圈断纹。“彩凤鸣歧”四字位于岳山下9cm处开始,除「彩」字为5x3cm外,其余三字约为4cmx3cm。龙龈4cm,龙池21.8 cm x2cm,龙池、凤沼均为长方形,龙池两端在方圆之间,凤沼11cmx2cm,池沼内侧以木加厚,其厚1.5cm。琴面弦路处全无断纹,弦路二旁隐约可见极细牛毛断纹(杨氏谓为冰裂断纹)。底部遍布细密之冰裂断纹。琴底部自轸池开始有一道14.5cm之红漆修补痕迹,另自凤沼开始至龙池有长达22cm之裂痕,自龙龈直凤沼有长达11.5cm之裂痕。其纳音宽而不高,中间部份微凹。背部呈褐色,丝弦为后配。缺失琴轸,雁足,内侧冠托,内侧冠角连同部份琴面也已经损坏(长达8cm,宽处达4.2cm)。第1,2,3,4,5,6,9,10徽处隐约可见比现有徽大的圆形痕迹,可能是原有的徽留下的印痕,无轸池。


        龙池两侧行书题款:
        “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
        戊日设弦已施漆,信有鬼斧兼神工。
        选材酣饮冒风雪,峨嵋松迈峄阳桐。
        吴越百衲云和样,春雷犹见宣和宫。
        灵开村中八日合,杂花亭畔余仙踪。
        秋堂忘味成雅器,雾中山远闻霜镛。
        微弦一泛山水深,率更妙墨留池中。
        伏羲样剪孙枝秀,徐浩题字石经同。
        嗟予嗜琴已成癖,京华十稔搜罗穷。
        良材入手警奇绝,物萃所好神亦通。
        开元二年题名在,千二百载刹那空。
        落霞仿古神女制,如敲清磬撞洪钟。
        成连子期不可作,曲终目送冥冥鸿。
        会当嵌金字刘累,常恐风雨随飞龙。”


        落款“开元后廿年甲寅荷花生日九疑山人杨宗稷自题”。下钤白文篆书“时百所藏”长方印。

        龙池下方右侧杨宗稷又题“大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雷威制”。琴上铭有“庚申(公元1920年)二月,与朗贝勒公祭长沙张文达公于岳云别业。贝勒见此云,定慎郡王旧藏百余琴,庚子散失,此为第一。因赠长歌有‘曾存定府先人言,我持此琴三叹息’之句。定府琴有名于时,识之以告
    来者。宗稷再题。”龙池下方左侧楷书七言绝句“禅寮花落画,猿啸龙吟万籁沉,定府旧藏真第一,曲终人远晚烟青”。落款“辛酉(公元1921年)上巳为时佰先生题,杨懿年时同居法源寺。”


  • 唐 “来凰”七弦琴

    年代:唐    

        仲尼式,通长120.4cm、有效弦长110.7cm,残额宽15.8cm,岳山高1.4cm,厚0.9cm,承露1.7cm,尾宽13.5cm,两肩之间最厚处厚度为5.6cm,龙池20.2cm x2.05cm,凤沼9.3x1.5cm,龙龈3.5cm。“来凰”二字位于轸池下7cm处,每字约2cm。“来凰”琴面呈紫栗壳色,琴面和琴背密布冰裂断纹、牛毛断、龟纹断,八徽以下牛毛断纹尤其明显,侧墙全无断纹。声音苍古透润。长方形龙池凤沼。徽外近徽处有数道剑脊。六徽二分处有漆片剥落,露出葛布里胎。接缝处全无断纹。此外,琴头底部有以褐红漆修补之迹。外侧护轸、雁足、琴轸缺失,丝弦后配。琴背龙池上方右刻“雷霄制”三个楷字,左刻“赤城朱致远重修”七个楷字,凤沼内右刻两行楷字“清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岳阳李绥复修”。

        轸池下方的琴铭 “庚戌(公元1910年)春,予得鸣凤为二十四琴斋物,后得廿余琴,皆非其偶,唯此足以匹之,益徵雷宵制赤城朱致远重修款非伪作,喜极,因以来凰名。铭曰:有凰求偶兮,翱翔三年,良才邂逅兮,九德兼全,凰兮凰兮,天假之缘。”落款“壬子(公元1912年)腊月,九疑山人杨宗稷时百甫自题于宣南后二十四琴斋。”

  • 唐 “疏影”七弦琴

    年代:唐    

        仲尼式,通长124.7cm、有效弦长115.1cm,额宽17.8cm,肩宽18.9cm,尾宽13.3cm,两肩之间最厚处厚度为5.2cm,通体呈黑色,蛇腹间流水断为主,偶有梅花断,音质松透均匀,余韵较长,通体音色统一,没有沙音。缺失两雁足、七个琴轸,琴底龙池凤间开裂。据说1914年杨宗稷得到这把琴时,就内外无一字,但是有非常多的梅花断纹。第二年才定名为“疏影”并刻于龙池上方,琴铭为“《嫏環记》:陈郡庄氏女,每弄梅花曲,闻者皆云有暗香,更以“暗香”名琴。予琴有梅花断纹甚夥,因以疏影名之,铭曰‘龙门之巅,孤山之侧,合而为美,成此良质,香自声生,影从香得,数点天心,愔愔其德’。时乙卯八月也,癸亥立秋日,杨宗稷自题。”在凤沼下方还有琴铭“疏影以梅花断得名。《洞天清录》云:梅花断非千百载不能有。因摹李阳冰题“韵磬”字,仍刻沼旁,证其为唐物,韵磬藏庐陵彭氏,予借弹数日,音韵亦与此相伯仲。”有专家认为此琴的制作年代应该是南宋至明早期间。

  • 晚唐 “谷应”七弦琴

    年代:唐    

        伶官式,通长124.5cm,有效弦长114.2cm,额宽19.3cm,肩宽19.4cm,尾宽13.7cm,两肩之间最厚处厚度为5.6cm,龙龈宽3cm,圆池直径7cm,厚1.5cm,圆沼直径6.5cm,厚1cm,黑色略带褐色,鹿角灰胎,小流水加牛毛断,惟接缝处无断纹,三徽以下到徽外弦路以内皆无断纹。龙池、凤沼均为圆形并镶有硬木边(这在唐琴中较少见到)。螺钿徽,第四徽重补绿色玉石,有低头,龙池凤沼大小相同,三徽到龙龈琴面的按弦部位修补过,无断纹,腹内面板木色发黑。丝弦后配,缺失雁足、琴轸,内侧护轸也有破损,岳山为新制,基本上完整。音质中等偏上,余韵较长,高音区和中音区衔接较好。轸池下草书“谷应”二字,二字位于轸池下9.5cm,每字约2.5cmx4.5cm,圆池上有三行大草题款“人迢迢乎,境寥寥乎,有声之遥遥乎,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落款“乙卯(公元1795年)闰二月,石菴题”。加印“刘墉之印”四字。圆池下方中部题道“梦禅居士藏”,左边有“闻妙龛”三字。琴腹篆刻 “空谷足音兮,我思古人。情之怡兮,坐不可驰。与尔无间兮,朝兮于斯。”琴腹右方有 “解愠阜财”四字。杨宗稷得琴后和他当时的同僚陈君公又在下方添小隶“李唐物,雷霄制。一千年,今何世?琴有知,应流涕。时百藏,庆佑识”腹内面板木色发黑,在龙池外侧刻正楷填朱砂款“雷霄制”。发音清越圆润,高音区极为通透。此琴与唐琴标准器“独幽”琴无论形制还是琴名题字的字体,都极为相似,如出一辙。

  • 唐 “春雷秋籁”七弦琴

    年代:唐    

        仲尼式,通长117.1cm、有效弦长107.3cm, 岳山高1.4cm,厚0.9cm,额宽16.8c m,肩宽17.4cm,尾宽12cm,两肩之间最厚处厚度为5.2cm,龙龈3.3cm,龙池20cmx2.2cm,凤沼9.5cmx2.2cm,凤沼下端有以木补短之迹。此琴面全新光滑,通体呈黑色。声音透润、均匀。琴背密布细流水断,琴表隐约可见小蛇腹断。琴面岳山内侧向外倒题“春雷秋籁”四篆书,四字近边处有数道剑脊,二至八徽在内侧近边处有长47cm之裂痕,十一至十三徽内侧近边处有长约10cm裂痕。自龙池上方亦有长22cm之裂痕,又有龙池下方向右斜出裂痕一道长8cm。此外,凤沼上方亦有长15cm之裂痕,沼右有5x16cm不规则形状之漆片剥落,露出鹿角霜里胎。轸池右下方亦有一小片漆剥落,岳山内侧(近弹者)有裂痕延伸到下方轸池,岳山外侧亦然。上下板之接缝处亦起剑脊。缺失雁足、琴轸。配上丝弦后,音质中等偏上,声音均衡、干净、偏向润。此琴琴声较窄,腹内和琴名刻字书写方向均为倒题,琴名题在岳山和一徽之间的琴面上(很特殊),琴体很窄,琴面较鼓,琴体两侧转角较尖锐。龙池上方右侧琴铭为“寂静深宫二百年,朱弦锦衤 覃欲成烟,何堪更适人间世,轮与幽蘭绝调传。”左侧琴铭为“戊午(公元1918年)五月得琴。岳山内际向外倒题春雷秋籁四篆书,池内倒刻大唐兴元元年宗室玄卿造楷字一行。朱弦彩穗锦囊触手皆碎,相传幽闭一室中二百馀年矣,因成一绝,以致慨云,九疑山人杨宗稷識于宣南舞胎仙馆”。

        这张琴原本出自皇宫,当年皇室一次大扫除发现了这张琴,后来辗转流入民间,杨宗稷在市面上以低价购得,从此视为珍宝。


  • 唐末至北宋 “秋鸿”七弦琴

    年代:唐    

        仲尼式,通体黑色间褐色。全长109.3cm,弦长100.5cm,额宽15.1cm,肩宽17cm,尾宽11.8cm,两肩之间最厚处5.3cm。形体扁平、偏小,有效弦长比一般的琴短十一二厘米,是膝琴。长方形龙池凤沼,池上大篆“秋鸿”二字。琴面遍布流水小蛇腹断,底碎冰裂断纹,且向内凹陷。池两旁小篆四行 “泰山之桐高百尺,取彼孙枝坚且实,斫而为琴藏我室,厥音锵锵出金石,鼓之迮之加诸厀”。印方七分,“张印荀埶”四字。池下分书五行 “岁古材良形短声长,其色寖黯,其文弥彰,抚便于膝,携便于囊,爱尔小雅,偕我行藏。明万历癸未新安潘纬识”两印方。著录于《琴学丛书》,杨宗稷评价“唐琴难得,孝友传家之物尤其难得,当传子孙,世以为宝”。

prev next

展厅位置

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

B11F2F3F武林馆区平面示意图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