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地点:武林馆

随着传统生活方式的急剧变化,曾在江南大地绵延千年的水乡文化,渐行渐远。这无疑也包括曾经流行于宁绍平原的“十里红妆”。很久以来,宁绍一带殷实人家嫁女,希望女儿在夫家具有一定的地位,并借此炫耀自己的财力,往往不惜重金置办丰富的嫁妆。女儿出嫁之日,种类繁多的红妆家具绵延数里,成为婚俗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红妆”的妩媚和“十里”的浩荡所形成的组合,营造出澎湃如涛、激情似火的盛大画面,不仅反映了江南文化富庶典雅、清丽精致的品格,也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出人们热爱生活、追求幸福的夙愿。让我们在这里凝固一个火红得撩人心弦却已一去不复返的瞬间,让人们永远记住在中国大地上曾经发生过的精彩而动人的一幕。

“十里红妆”是介绍宁绍地区民间婚嫁习俗的陈列,分为“待嫁的女儿”、“迎亲的队伍”、“火红的新房”三个单元,面积约500平方米。 展厅的焦点是我馆“十大镇馆之宝”之一民国朱金木雕宁波花轿。花轿采用朱漆铺底,金箔贴花,漆雕并重,以多种珍贵木材,采用圆雕、浮雕、透雕等手法,雕刻数百个人物和多个吉祥主题以及戏剧场景,周围饰有无数花鸟和各种精致的小宫灯、流苏和挂帷,由于制作耗费上万工时,故称“万工轿”。展厅中还展出朱金木雕千工床、房前桌、红橱、春凳、红木箱、朱漆靠背椅等红妆家具及女红用品等器物。

第1单元 待嫁的女儿

在宁绍平原,一些有钱人家的女儿长到十岁,父母便为她建造精美典雅的小姐楼。女儿在这里学习妇容妇德、女红手艺和诗书画乐。“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空篌,十六诵诗书”是她们生活的写照。
    到了婚配的年龄,父母开始为她们张罗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双方认为门当户对,即互换书写着儿女年龄与生辰八字的“庚帖”。人们将庚帖压于灶君神像前干净的杯底,以测神意。如三日内家中无碗盏敲碎、饭菜变馊、家人吵嘴、猫狗不安等“异常”情况,则请算命者“排八字”,看年庚是否相配、生肖有无相克。
    当双方认为没有不妥的时候,便开始进入议亲、定亲的程序。定亲后,男方将礼品用杠箱抬到女方家。女方回礼多为金团、油包及闺女自做的绣品。定亲凭证,男方送“过书”,俗称“红绿书纸”(纸张两层外红内绿),女方送“回帖”认可,俗称“文定”。“文定”后,择吉日迎娶。
    亲事定下,父母便为女儿张罗一套能撑起门面,对她未来的生活和家庭地位提供保障的嫁妆。这套嫁妆种类齐全而繁多,其中的家具、木器,用天然生漆配以“朱砂”髹饰而成,色彩鲜艳亮丽,经久不褪,并集雕刻、堆塑、绘画、贴金、泥金、罩漆等诸多工艺于一身,历经时代变迁,仍华贵典雅、鲜妍如昔。

第2单元 迎亲的队伍

迎亲日,花轿出门,以净茶、四色糕点供“轿神”。放铳、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沿途吹打。新郎不到岳父家迎新,以喜娘(送娘)为使者,持名帖前往。
    女家喜娘用五色棉纱线为新娘绞去脸上汗毛,俗称“开面”,客人兴吃“开面汤果”。花轿临门,女家放炮仗迎轿,旋即虚掩大门“拦轿门”,待塞入红包后始开。花轿停放须轿门朝外,女家有人燃着红烛、持着镜子,向轿内照一下,谓驱逐匿藏轿内的冤鬼,称“搜轿”。女家中午为正席酒,俗称“开面酒”,亦叫“起嫁酒”。
    新娘上轿前,母亲喂她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新娘由兄长抱上轿,坐定后,臀部不可随便移动,寓意平安稳当,座下放一只焚着炭火、香料的火熜,花轿的后轿杠上搁系一条席子,俗称“轿内火熜,轿后席子”。新娘兄弟随轿行,谓之“送轿”,送至中途即回,且要包点火熜灰回来,并从火种中点燃香或香烟,返家置于火缸,俗称“倒火熜”,亦称“接火种”。

第3单元 火红的新房

花轿进入男家,由一名盛妆幼女迎新娘出轿。新娘出轿门先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红毡,由喜娘相扶站立喜堂右侧。新郎闻轿进门,佯躲别处,由捧花烛小男孩请(找)回,站立左侧。
    拜堂时,新郎、新娘 “三跪,九叩首,六升拜”。仪式结束后,由两个小男孩捧龙凤花烛导行,新郎执彩球绸带引新娘进入洞房。脚须踏在麻袋上行走,一般为五只,走过一只,喜娘将末尾一只递铺于前,意谓“传宗接代”、“五代见面”。入洞房后,按男左女右坐床沿,称“坐床”,由一名福寿双全的妇人用秤杆微叩一下新娘头部,而后挑去“盖头篷”,表示“称心如意”。
    妆具习惯上分为内房家伙和外房家伙。如千工床、房前桌、红橱、床前橱、衣架、春凳、马桶、子孙桶、梳妆台之类放在内室的,都属内房家伙;画桌、琴桌、八仙桌、圈椅等是外房家伙。从功能上讲,则可分为生活起居类、日用小木器、女红用品三大部分。

  • 民国 罩漆人物帖盒

    年代:中华民国    

        来往于男女两家的帖盒,是婚姻六礼的见证。帖盒小巧,便于媒人携带,传送佳音。宁绍地区旧时盛新人生辰八字、奁目、平安符用具。器身通体髹朱红漆,正反两面开光罩漆描金绘人物故事。

  • 清末民初 轿前担

    年代:中华民国    

        轿前担跟随在新娘左右,一个内盛为新娘预备的床头果等,另一个内盛为闹房的人准备的糖果、糕点。

  • 清末民初 宁波万工轿

    年代:中华民国    

        宁绍地区富裕人家新娘乘坐的是一种八人抬的花轿,其中最豪华的,因需耗费近一万工时才能制成,故称“万工轿”。制作时采用传统的榫卯技术连接固定,不使用一颗钉子。木雕彩绘,朱漆泥金,犹如一座黄金造就的宝龛,周身雕刻着天官赐福、八仙过海、和合神仙、渔樵耕读、金龙彩凤、榴开百子等内容的人物和纹饰,四周的舞台上还“上演”着《荆钗记》、《拾玉镯》、《西游记》等戏文。万工轿的华美表现了人们对幸福的向往,它是浙江省博物馆最受观众喜爱的展品之一。


  • 清 光绪款杠箱

    年代:清    

        扛箱是婚庆仪仗中用于陈放被褥、小木器等物品的,既安全可靠,又显得奢华。多为临时租借,也有为嫁女特制的,有敞开式和箱体式两种。放被褥、枕头的称“铺陈”。每杠铺陈放被褥四床,枕头两对。通常嫁女陪嫁四杠,有钱人家多达十二杠。杠箱的两侧有“石庆寿会”、“光绪柒年”款。敞开式杠箱更能炫耀红妆的琳琅满目。

  • 清末民初 朱金木雕千工床

    年代:中华民国    

        千工床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部称为“拔步”,又叫踏步,是床沿前的小平台,有八字挂面式和平面式两种,设雕花柱架、挂落、倚栏、飘檐花罩,上有卷篷顶,右边安放二斗二门小橱一只,上置钟、帽筒、花瓶、镜箱、茶具、灯台;左边放马桶箱一只。后半部是卧床本体,除了再一道雕花门罩、垂带、遮枕外,床内有的还设有书架搁板、角橱、钱箱、点心盒、防身器具等。床三面围有拆装式的雕刻或彩绘屏风。


  • 民国 朱漆描金人物故事花板

    年代:中华民国    

        长方形,框边四周黑漆。花板框内朱漆回纹,其间嵌泥金菊、桃、如意、莲、竹、梅、佛手、圆珠、吉子等。中间饰深镂雕扇面形描金人物故事图。黄澄澄的金色因朱红漆的映衬,更显得富丽堂皇。

  • 民国 朱金木雕凤戏牡丹人物故事纹镜箱

    年代:中华民国    

        此镜箱分底座和搁板两部分,可拆卸。底座为长方体,正面有一大两小三个抽屉,面板有素纹秤砣形拉手。搁板朱金木雕,中间圆形开光内浮雕人物故事纹,开光外透雕双凤戏牡丹纹。搁板由丁字形撑架支撑,以搁镜子。


  • 民国 朱漆描金莲瓣型高脚祭盘

    年代:中华民国    

        一盘为六角莲瓣形,浅腹,圈足为高莲花瓣形,造型典雅。盘通体髹朱红漆,六瓣形开光内,以黑漆勾勒出一麒麟形象,再以泥金填之,毫发毕现,栩栩如生。

        一盘为八角莲瓣形,浅腹,圈足为高莲花瓣形,造型极为优美,比例匀称,层层展开的盘边犹如盛开的花朵。盘通体髹朱红漆,开光内以黑漆勾勒出花卉纹理,泥金填涂其上,绘成一幅别致的花卉图。


  • 民国 彩漆九子馔盒

    年代:中华民国    

        宁绍地区旧时祭祀用具。盖面中心黑漆地描金彩绘蝴蝶与折枝花卉,四周髹朱漆。盖四周六幅梯形开光内黑漆地描金暗八仙纹,盒身四周倒梯形开光内为六幅黑漆地描金人物故事图。底座透雕描金花卉纹,四角浮雕兽面纹。盒内有八个小盒。

  • 民国 高甩堆灰盘龙描金小提桶

    年代:中华民国    

        这对小提桶束腰提梁,鼓腹,高圈足。提梁左右对称隐起描金两盘龙,龙头含珠,两两相望,桶身朱漆铺底,隐起描金堆塑出孩童、花卉、蝴蝶纹。圈足为描金变体回纹,桶底为黑漆描绘的婴戏图。

  • 民国 朱金木雕苎丝架

    年代:中华民国    

        这件苎丝架通体髹朱漆,遍体饰泥金雕花,朱金相间。上部分别以透雕、浮雕等手法,雕刻有生动的双龙和花卉图案;下部以浮雕手法为主,刻有各式花卉纹样。苎丝架是多功能的女红用具,多用硬木制成,一作麻压,二是台面正中的凹坑盛灰,搓线时手指蘸灰以增加摩擦,三作针线盒,束腰两侧是两个小抽屉,里面放缝衣针。


  • 民国 “富贵吉祥”织带机

    年代:中华民国    

        织带机是宁绍地区旧时女红用具之一,用以手工编织带子。外框为竹质,施以朱红漆,中嵌以棕黄色的细竹片,竹片中央各有一小孔相连成线。竹框上端为莲花柱头,框上布满各类花纹,正面两侧以草书手法刻有“弱线刺绣芙蓉蕊”、“笼纱添织牡丹花”字样,正面上有“富贵”、下有“吉祥”等文字。背面亦都刻有花卉纹和祝福文字。


prev next

展厅位置

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

B11F2F3F武林馆区平面示意图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