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地点:孤山馆

与诗情画意无关,雷峰塔原本只是吴越国末代国王钱俶耗巨资兴建的佛塔。

公元947年,钱俶继承吴越国王位,对中原王朝供奉之殷勤,海内罕有其匹。尤其在赵匡胤建立北宋之后,在赵宋王朝统一南方的政治、军事攻势下,更是倾国之所有以事贡献。

公元974年,赵匡胤讨伐南唐,锋芒直指金陵,南唐后主李煜向钱俶求援。 钱俶不听,出兵助宋夹攻南唐。次年十一月,李煜降宋,南唐亡。唇亡齿寒,吴越国朝不保夕。

公元978年,钱俶祭别钱镠等先王陵庙,泣拜以辞,几不能起。稍后,钱俶即赴开封纳土献地,从此羁留北土,终生未得南归,百年后葬于洛阳北邙山。

钱俶毕生崇信佛教,统治两浙期间,于境内造经幢,刻佛经,兴建寺院宝塔不计其数,如重修灵隐寺,创建永明禅寺(今净慈寺),建造六和塔、保俶塔等,此外还修建了烟霞洞、慈云岭、天龙寺、飞来峰等几处南方地区少见的石窟造像。在他为王的短短三十一年间里,杭州的寺院佛塔数目骤增,使杭州成了名副其实的“东南佛国”。

雷峰塔是历史的。塔刹初成,即领略了钱氏政权没落的余晖和赵宋帝国一统江山的曙光,雷峰塔注定要阅尽千年的家国兴衰,人事沧桑。

雷峰塔是人文的。她与湖光山色融为一体,若白云之与蓝天,碧水之与青山,交相辉映,装点钱塘风光,扮美人间天堂。

雷峰塔是传奇的。人与蛇妖的缠绵爱情,夕照山上的一抹残阳,古塔坍塌的袅袅余音,可歌可泣,入诗入画,可稽可考。

雷峰塔因此而丰满美丽,雅俗共赏。当年雷峰塔的倒塌,轰动一时,如今雷峰塔的重建,举世瞩目。考古发掘揭开了古塔的神秘面纱,秘藏国宝盛世重光。

据文献及出土碑物考证,雷峰塔为吴越国王钱俶供奉“佛螺髻发”而建,初名“皇妃”塔。北宋开宝五年(972)开建,太平兴国二年(977)完工,宋宣和、明嘉靖两次遭火焚,1924年9月25日倒塌成废墟。2000至2001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考古发掘,遗址出土了众多石刻佛经、铭文砖、建筑构件及佛教遗物,吴越国王钱俶手书的《华严经跋》及南宋《庆元修创记》残碑,是解读雷峰塔身世的重要史料。地宫出土七十七件(组)编号器物,供奉“佛螺髻发”的纯银阿育王塔和鎏金银垫、盒、腰带等金银器放置在铁函内。鎏金铜释迦牟尼佛说法像、玉善财童子像形神俱佳。“光流素月”瑞兽铭带镜,镜面錾刻精美的线刻画,为后世留下了罕见的艺术珍品。

雷峰塔塔基、底层塔身保存完好,为吴越国后期典型的套筒式回廊结构。雷峰塔地宫为目前唯一科学发掘的五代时期佛塔地宫,出土器物体现了吴越国金银器、玉器、铜器制作的较高工艺水平,为研究五代时期佛塔形制、地宫构造,了解吴越国历史、佛教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 五代十国吴越国鎏金纯银阿育王塔

    年代:五代十国  级别:一级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高36、底座边长12厘米。塔身方形,每面镂刻佛本生故事画面。“萨埵太子舍身饲虎”表现佛陀过去生为印度太子时,与兄出游,见一母虎与七幼虎奄奄一息,遂刺身出血,舍命喂虎。“尸毗王割肉贸鸽”表现了佛陀过去生为尸毗王,为救护被鹰追逐的鸽子,以血肉之躯换取鸽子生命的场景。“快目王舍眼”表现持针刺眼的情节。佛陀过去生为快目王时,以眼施予盲婆罗门,并誓愿未来成佛时令此婆罗门得慧眼。“月光王施首”表现了乐善好施的月光王布施首级给劳度叉的情节。

  • 五代吴越国•藏经砖

    年代:五代十国    

    2000年杭州雷峰塔遗址出土,长37、宽18、厚6厘米。佛塔内一般都供养法宝,但这种独具匠心的藏经方式和特制的藏经砖为雷峰塔独有。佛经置于直径2.5厘米的砖孔内,深入砖身12厘米,乙亥岁(976)刻本《宝箧印经》藏入其中,外端再以黄泥封护,巧妙地营造了一个密封的保存环境。

  • 五代吴越国·鹦鹉纹鎏金银腰带

    年代:五代十国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通长68厘米、重475克。一套十三件,出土时排列有序,銙的正面饰一至两只展翅飞翔的鹦鹉,以珍珠作地纹,背面焊接三至五个银钉,嵌入皮革内。带扣由可活动的扣环、扣针以及一端用银钉固定的两片扣身组成,扣身的反面浅刻“弟子陈承裕敬舍身上要带入宝塔内”十五字。以腰带敬献佛祖,足见施舍者陈承裕的虔诚之心。

  • 五代吴越国·“千秋万岁”铭鎏金银垫

    年代:五代十国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直径25.4、厚0.05厘米、重98.5克。圆形,为镂空薄片状,正中镂刻一枚“千秋万岁”铭圆形方孔钱,以联珠纹分成内外两圈,外圈装饰六只展翅飞翔的鸿雁,周边铺陈枝蔓缠绕的忍冬纹;内圈装饰两对顾盼传情的鸳鸯,四周镂刻池莲。图案布局井然有序,显现出一派鸟语花香、祥和温馨的氛围。

  • 唐五代·鎏金铜释迦牟尼佛说法像

    年代:唐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通高68厘米。佛像高肉髻,螺发,眉目修长,双耳垂肩,颈部饰三道蚕纹。身穿双领下垂袈裟,下摆披覆莲座,内着僧祇支,帛带于胸前打结。左手抚膝,右手施说法印,结跏趺坐于莲台上。莲座下有盘龙柱及双层须弥座、方床。盘龙绕柱而上,托举莲花座,柱嵌插在须弥座上。须弥座每层侧面各开两个火焰式壸门。方床正面、侧面亦开壸门。镂空火焰纹大背光,头光为圆轮状。龙在佛教中是护持佛法的天龙八部之一。静谧的佛、张扬的龙、升腾的烈焰,三者的精妙组合成就了一件艺术佳作。

  • 唐五代·玉善财童子立像

    年代:唐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高8.6厘米,竖插于“九山八海”题材的方形底座上。该像以青白玉雕琢而成,整体为片状圆雕,局部为镂空透雕,细部为阴线勾勒。童子大鼻小嘴,环耳,身着广袖宽衣,手腕刻划缠臂金,腰间系带,双手托于腰间,站立在飘浮的如意云头之上,形象地表现了善财童子为求正果,跋山涉水遍访名师的不寻常经历。

  • 五代吴越国·“千秋万岁”铭鎏金银盒

    年代:五代十国    

    2001年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高13.7、口径20.7、重823克。由盒盖与盒身扣合而成,器表通体鎏金,两侧外壁衔环,盖面以一对衔草飞翔的凤凰为主体,周边錾刻细密的缠枝牡丹花,四面等距分布“千秋万岁”四个楷字。银盒将“百鸟之王”的凤凰与“百花之王”的牡丹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四周錾刻“千秋万岁”吉祥语,是繁荣昌盛、幸福美满的象征。

prev next

据文献及出土碑物考证,雷峰塔为吴越国王钱俶供奉“佛螺髻发”而建,初名“皇妃”塔。北宋开宝五年(972)开建,太平兴国二年(977)完工,宋宣和、明嘉靖两次遭火焚,1924年9月25日倒塌成废墟。2000至2001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考古发掘,遗址出土了众多石刻佛经、铭文砖、建筑构件及佛教遗物,吴越国王钱俶手书的《华严经跋》及南宋《庆元修创记》残碑,是解读雷峰塔身世的重要史料。地宫出土七十七件(组)编号器物,供奉“佛螺髻发”的纯银阿育王塔和鎏金银垫、盒、腰带等金银器放置在铁函内。鎏金铜释迦牟尼佛说法像、玉善财童子像形神俱佳。“光流素月”瑞兽铭带镜,镜面錾刻精美的线刻画,为后世留下了罕见的艺术珍品。

雷峰塔塔基、底层塔身保存完好,为吴越国后期典型的套筒式回廊结构。雷峰塔地宫为目前唯一科学发掘的五代时期佛塔地宫,出土器物体现了吴越国金银器、玉器、铜器制作的较高工艺水平,为研究五代时期佛塔形制、地宫构造,了解吴越国历史、佛教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展厅位置

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