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春拍场古书画收藏回暖 多幅明代宁波乡贤手泽亮相拍场
发布时间:2016-07-19   来源:东南商报

经过一段时间的低迷,古书画收藏在今年春拍中大有回暖之象。嘉德春拍北宋曾巩《局事帖》被华谊董事长王中军以2.07亿元收入,匡时春拍中著录于《石渠宝笈》的蒋廷锡《百种牡丹谱》也以1.73亿元成交。嘉德“大观”夜场的古书画专场,总成交额6.67亿元,首次超过近现代书画。


  古书画收藏门槛高,赝品多,近年多随大势调整下滑,但今年有转强的苗头,“厚今薄古”的现象颇有扭转之势。除了明代宁波人吕纪所绘《包氏江村世业图》,今年春拍现场还出现了多幅明代宁波乡贤手泽。


  古书画是今春拍场最大亮点


  在今春拍场,古书画表现亮眼。《局事帖》以外,嘉德春拍还有宋克临《急就章》9200万元,《唐贤写经》5750万元,金农《花果册》4830万元,这样的成交殊为难得。北京保利“仰之弥高”古代书画夜场中,恽寿平《仿古山水册十开》8165万元成交,吴镇《野竹图》7762.5万元成交,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十二开》3335万元成交,比较圆满。匡时春拍也借十周年东风发力,“澄道———古代书画夜场”中,除《百种牡丹谱》外,石涛《剩水残山》 4657.5万元,王铎《雒州香山作》以4082.5万元拍出,龚贤手卷《行书自作词》3622.5万元。无怪有人说,2016年春拍的古书画,大有炙手可热之感。


  宁波收藏家毛伟乐关注书画市场约20年,据他观察,古书画一直是少数资深藏家的品种。因为门槛高,水太深,很多人敬而远之,使得行情忽高忽低。近两年,在市场的不断培育下,不少买家开始认识到古书画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介入者逐渐增多。就宁波而言,随着多位企业老板的加入,在投资目的驱动下,瞄准热点,获取回报,收藏水平、档次提高很快。


  他本人则对收藏宁波乡贤书画情有独钟。据他所知,今春有多幅明代宁波乡贤手泽亮相拍场,如杨大临的《苍鹰逐鹊图》、王谔的《山水图轴》、姜逢元的《泥金书法扇面》。在匡时“澄道———古代书画夜场”,他还惊喜发现了明代吕纪的《包氏江村世业图》纸本手卷。此图将包家在三江口东岸所居之侧建的碧岑楼绘入图中,颇具气势。江水浩渺,渔舟星点,一浮桥蜿蜒江上,隔岸远山掩映,城墙、天封塔依稀可辨,其画有夏圭之风。


  近现代海派书画仍被低估


  在今年春拍中,近现代书画不如往日般抢眼,2000万~5000万价位的拍品大幅减少。保利春拍的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2.3亿元堪称是个例外,不仅创了傅抱石拍卖最高价,也是今年春拍书画最高价。


  其余在5000万元以上的拍品仅有李可染《革命圣地韶山》8395万元,张大千《空行母像》6382.5万元,黄宾虹《高阁清话》5635万元,傅抱石《山鬼》5175万元,比以往逊色不少。2000万~5000万元的也只有张大千、李可染、黄宾虹的四幅画。大部分近现代大师画作都在1000万元至2000万元附近徘徊不前,价格分化十分明显。据业内人士分析,一方面原因是市场资金有限,有些藏家关注古书画去了,必然对近现代书画进行资金分流;二来春拍中近现代书画精品、巨制比以前少,价位自然上不去;三来,近现代书画这两年价格上涨过快,有点透支,买家对未来升值预期不高,追高意愿不足。


  不过毛伟乐认为,在近现代书画方面,仍有一些画作价值被低估,“比如部分海派书画”。就本地而言,宁波画家最辉煌的是明代,其次便是近现代,不少宁波籍画家很有画名,如陈秋草、应野平、谢之光等,这三位均被国家文物局列入书画作品限制出境范围,但在市场上,他们的画作价格还没有体现出应有价值。“如陈秋草的画作,不过2000元~3000元一平尺,甚至还不及一些书协、美协主席,实在看着可惜。”


  当代书画价格走低


  能明显看出趋势的是“当代书画”板块继续疲软,买家对当代书画和新水墨的关注度在减弱。


  嘉德当代书画总成交5302万元,保利当代水墨总成交3336万元,在书画整体复苏的局面下,当代书画表现不尽如人意。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降低,甚至出现流拍。如何家英《少女》50万元流拍,田黎明《心清物远》100万元流拍,范曾《后赤壁赋》90万元流拍。


  当代书画前两年价格上涨过快,价格有点“发虚”,现在受到冷落比较正常。宁波亚德拍卖公司常务副总崔二斌说,当代板块的下跌有几方面原因:一来礼品市场受到冲击,当代书画受影响最大;二来,当代书画缺乏学术沉淀和盖棺定论,人为炒作风气浓厚,未来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当代书画在经过快速上涨后需要休息和分化,有实力的画家会有一定的抗跌性,而缺乏学术支撑的画家价格会快速回落。


  崔二斌在宁波从事艺术拍卖工作多年,据他分析,书画市场仍有几块内容值得关注:近两年已在不断被重视的明清进士、状元书画当前仍有投资价值;清中期到晚期的文人画也多被低估,如晚清宁波人陈允升的画作,宁波人评画常有“不如陈允升”的口头禅,此人是任伯年的重要伯乐,当年任伯年抵达上海后所绘第一幅画作即为《陈允升像》。作为通俗意义上认同的“海派六十名家”之领军人物,陈允升的字画价格还偏低。“他的画无论从学术性还是艺术性上来说,都仍具投资价值”,崔二斌说。



(作者:顾嘉懿)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