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投稿] 十里红妆之绍兴人家女儿红

发布时间:2019-06-19   来源:宣教部

上周,又一年的六月考试季终于结束了,接下来的考生就请期待成绩查询日的到来吧,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现代,公布成绩那一天,为了庆祝孩子取得理想成绩,家长会做一桌子好菜。而在古代绍兴地区,放榜那日,如果男孩子高中状元,家里就会挖出在出生时便埋下的“状元红”,开瓶招呼亲朋。

而与状元红相对的还有“女儿红”,如果说“状元红”意味着男孩子的功成名就,那么“女儿红”就见证了女孩子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婚姻嫁娶。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婚嫁纳采是人生大事,无论哪个时期、哪个民族都有着各自的仪式和风俗来表达。而在中国,早在先秦著作《诗经》中便有“燕燕于归”之语,用以表达对即将出嫁的家人不舍。

不同地区按照当地风俗,用各种方式来表达对出嫁女儿的祝福。绍兴女儿红酒在婚俗中的应用,在清代文人梁章钜的《浪迹续谈》“绍兴酒”一节中便可看到:“最佳者名女儿酒,相传富家养女,初弥月,即开酿数坛,直至此女出门,即以此酒陪嫁,则至近亦十许年,其坛率以彩缋,名曰花雕”。据说女儿红酒为旧时富家生女、嫁女必备之物,当女儿出生之后,父母将为其酿造女儿红,装坛封口后深埋在后院桂花树下,待到女儿长大出嫁之时,用酒作为陪嫁的贺礼,恭送到夫家。按照绍兴老规矩,从坛中舀出的头三碗酒,要分别呈献给女儿婆家的公公、亲生父亲以及自己的丈夫,寓意祈盼人寿安康,家运昌盛。随着时代的发展,工艺水平和仪式感不断提升,最终形成人所共知的嫁女名酒“女儿红”。

浙江省博物馆“十里红妆”展厅里就收藏有两坛1955年从民间搜寻来的女儿红酒。坛口处的泥封保存完好,至今未曾开封。


“雕梁画栋应犹在” 女儿红之美在酒坛花雕

精品女儿红为人称道的不仅在酒味,更在坛美。这两坛女儿红酒的坛体绘有民间传统故事和风景彩绘,彩绘以坛体和封口为中心四面分布,祥云纹对称中心点上装饰有玻璃小镜。

每一幅彩绘上都用蝇头小楷或者小篆题有与之对应的诗句,并在诗句后面署有“浙绍东铺小作蔡阿宝”字样的签章,以表明其来历和制作工匠。酒坛外部装有相配套的木质杠架,采用榫卯结构,涂以红漆再配上繁复喜庆的女儿红酒坛。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绍兴地区当时围绕着酒水产业,相关的商品贸易和手工艺术已经相互结合并蓬勃发展。


“玉碗盛来琥珀光”,女儿红之味在坛中醇酒

绍兴人常用“挂碗琥珀”对女儿红酒不吝赞赏。根据清人在《浪迹续谈》中记载,古代分辨正宗女儿红的好坏,主要以“坛轻、声清”为其主要的鉴别特点,“坛轻”指的是越是陈年的女儿红,酒就越醇厚缩敛,某些精品的女儿红甚至可以浓缩至半坛,所以相比于新灌的女儿红重量要更加轻,“声清”指的是酒水减少后形成的空缺,使坛子在被敲击后会形成清扬的敲击声。


“东篱把酒黄昏后”,女儿红之厚在岁月积淀

绍兴酒作为一种绍兴的传统产业,几乎是无村不酿酒,无人不沾酒。以酒作为婚俗文化的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的“合卺礼”,在《礼记·昏义》就有“妇至,婿揖妇以入,共牢而食,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的记载。随着婚俗礼仪的不断演变,酒不单单只是新婚夫妇完成仪式的道具,更成为了婚宴上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国宝小护手”正在讲解女儿红

“新酿酒,旋裁衣,正是昏男嫁女时”,两坛女儿红酒,表达了多少父母的千言万语,传递了多少绍兴少女的羞涩欣喜,积淀了多少岁月的幸福喜庆。明媚花烛春宵夜,绍兴人家女儿红。


参考书目: 《浪迹续谈》

          《南方草木状》   

          《中国黄酒古今谈》   

          《绍兴历史文化名城与绍兴黄酒文化历史》

作者:文书志愿者 崔佳恒 摄影:摄影志愿者 李建业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