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投稿] 玉树临风南宋琴,一见倾心玉壶冰

发布时间:2019-09-29   来源:宣教部

浙博的古琴大展上,每天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文博爱好者络绎不绝,其中不少是身着汉服的美娇娘。

不知道她们是否知道,展厅里的一床床古琴,就像众多翩翩佳公子,虽然默默无语、无缘发声,但却也一个个风华绝代、各显妙姿。

爱上一个人,始于颜值。如果有琴届的选美大赛,你心中的NO.1会是谁?

我会表白他——

他叫“玉壶冰”,出生于南宋绍兴二年,父亲是有“古今斫琴名手”之称的金远金公路。

因为是名门之后,他一直交游于显贵高层,在明代重臣严嵩家出现过,也在清朝旧宫里常住,现户籍所在地:北京故宫博物院。

我的爱豆“玉公子”长得着实不凡。

首先,身姿挺拔

细细打量,会发现他的头、项、肩、身、腰、尾各部分非常分明,脖子与腰的中心宽度相近,身长是腰的两倍上下。

这个比例放在琴体上显得紧凑而整齐,因此一眼看过去,他站在那里,端正肃穆,俨然一位衣冠楚楚的君子。

然后,线条俊朗

男生要看线条啊,玉壶冰所有线条都俊俏挺拔、整齐清爽。

琴项、腰处没有做圆、留着洗练的折角;冠角尾部既不是方形也不是圆鼓形,而是寓方于圆的弧形向龙龈承露处内收,是属于男性的内敛与秀美。

还有,打扮古雅

此琴漆色纯黑如乌木,用料选材精良、做工也细致。金徽、木轸、白玉雁足,奢华而低调。蛇腹断间流水断,还有岁月加持的风霜魅力。

背面的龙池凤沼全部开口成长方形,简约统一。整个底板只有小篆“玉壶冰”三个字,非常的素雅干净。但是“冰”字又特意用老式写法,有点像冰裂纹。——哈,这点睛的小心机,最叫人爱!

最后,注重保养

男生颜值高也要靠保养,蓬头垢面不打理一样是废材。

“玉公子”虽然已经快满千岁了,到现在的保存现状还是非常好,没有脱漆,也没有漏出木头,无论是漆色、断纹,还是很好看。

可以说,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宋人看到的,宋人眼里的“帅哥”也是你眼里的“帅哥”。

不要以为来自宋朝的小哥哥都有同样的气质哦,你可以比较下同样是故宫所藏、这次也来浙博的宋琴“海月清辉”。

我们让两位站在一起:

发现没有,海月清辉的肩膀位置上升到二徽那里,肩宽只有18厘米,而玉壶冰的肩宽有19.3厘米。同时,海月清辉的琴面弧度更加扁平,腰部切入更深,整体上看,更方直。

总之,“海公子”给人的感觉正直骨感点,而“玉公子”更风流蕴藉些。

虽然气质上有差别,但他们的外形装扮还是非常像的。

的确,两宋时期程朱理学盛行。体现在琴上,古琴的演奏风格崇尚中正平和,古琴的制作样式也大量采用方正规矩的款式——仲尼式,成了传世古琴中数量最多、也最具影响力的古琴款式。此次浙博古琴大展上,展出的12床宋琴中,有9床都是仲尼式。

北宋初年开始,古琴受到皇室的追捧和喜爱,太宗追随周文王周武王造出的“九弦琴”虽然被当时的琴人直接差评、坚决不用,但是也引发了宋人对斫琴的思考与热爱。官方统一制琴,民间斫琴也发展迅速,古琴的斫制技术在宋代已基本完备与成熟。

明代人仇英仿宋人创作的《清明上河图》里,我们可以找到斫琴的店铺:

大家注意下店里的招牌,除了“斫琴”,还挂着“太古冰弦”。

浙博为重新奏响镇馆之宝“彩凤鸣岐”唐琴,邀请中国香港的琴弦专家黄树志先生给它配的琴弦也叫“太古冰弦”。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巧合?

宋代是继唐代之后,在制琴史上又一个重要的高峰,宋人已经把唐琴当作古董来搜集收藏。仇英的《清明上河图》里,无论是路边摆摊的古玩摊子,还是正规的古玩商店,都有古琴的身影。

虽然仇英版《清明上河图》反映的更可能是明代中晚期的城市生活,不过,在《东京梦华录》和《都城纪胜》等宋代书籍里,我们可以确知,宋代城市里是出现了古玩商店和摊子,李清照也经常和丈夫赵明诚去大相国寺淘宝捡漏。宋代最著名的古玩收藏家宋徽宗不仅收藏金石字画,也成立了“百琴堂”专门收集唐琴。

可是,你不要以为,宋人以唐琴为宝,斫琴样式也模仿唐代。不不不,宋人绝对有自己对于琴的独特审美。

《格古要论》称:“宋置官琴局制琴,其琴俱有定式,长短大小如一,故曰官琴,但有不如式者,俱是野斫”。可见,宋代官方设局斫琴,从琴式、尺寸等方面皆有严格的规定,无论是选材还是琴身比例、槽腹、灰胎、髹漆等等,都有明确而详细地记载。

那么,什么样的琴才符合宋人的审美呢?

不妨先感受下唐琴的气质,比如浙博馆藏的两张著名唐琴“来凰”和“彩凤鸣岐”:

有没有发现,唐琴更肥厚圆浑饱满?

我们用数据说话,直接对比下它们与故宫两床宋琴的身高、尺寸比较——

是不是?唐琴的个子高、身板厚,整体就像唐人,丰满肥硕。

故宫的那张“九霄环佩”,更是全长125厘米,尾宽15.5厘米,肩宽21厘米,脑袋的宽度竟然达到了22.5厘米!如此大脑门,古今罕有。

而宋琴,无论是皇家规定尺寸的“官琴”,还是民间高手的“野斫”,都流行扁、薄,跟唐琴的“圆”产生鲜明对比。

联想起唐宋古画和雕塑艺术里的人物形象,古琴的唐圆宋扁,确实很像唐宋在人体美学上的不同追求。

重格物、有科学精神的宋人,对于什么是琴里的翩翩佳公子,已经用三围数据做为评判准则。这一标准也成了后世制琴的参考规范,元明清三代一直沿用,极少有革新之举。

没说的,如果在浙博古琴大展的21床唐宋琴里“选美”,我一定站台宋琴“玉壶冰”。

看到它,就如同在看宋人的山水画,用笔方正,构图洗练,骨骼清峻,意境深邃……

看到它,就如同在看现代设计理念“Less is more”,纯粹、高贵、雅致,大简是奢。

可惜,“玉公子”10月9日就要起驾回宫了。

哎,要好好珍惜和他一起在杭州共度国庆长假的日子哦!


参考书目:

1. 郑磊,《唐代以降的古琴形制及其时代风尚》,《紫禁城》,2013年10期

2.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北京古琴研究会编,《中国古琴珍萃》,紫禁城出版社,1998年

3. 吴钩,《风雅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6月

4. 黄建华等编著,《天风环珮》,西泠印社出版社,2017.6

作者:来斓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