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龙泉青瓷”,几百年前的世界顶级美妆

发布时间:2019-12-24   来源:宣教部

自从“天下龙泉”开展,咱们浙博志愿者群里聊天是三句不离瓷器,连形容自己都这么说——“胖的和那个凤尾尊有一拼了,釉色肥厚,闪闪发亮”。

你可别笑,这话很有道理。

大家知道吗?龙泉青瓷的历史还真可以形容为一个地方性美容美妆走向全世界的传奇故事!


浙南有女初长成

故事要从龙泉美人的祖上三代说起。

浙江是中国陶瓷的发源地之一,在商周时期就出现了原始瓷。东汉晚期,又最早烧出了成熟的青瓷。在唐之前,以浙江上虞为中心产区,慢慢发展形成中国古陶瓷里的越窑系,她的烧造特点和制作工艺,在当时都是最先进的,被称为“青瓷的摇篮”。

唐、五代到两宋,越窑的中心窑场移至慈溪上林湖周边,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在安徽、江西、福建等数十个窑口都有类似产品。

其中最著名的秘色瓷,更是越窑里享誉中外的第一名品,工艺卓绝,冠绝天下。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越窑,这位龙泉美人的老祖宗,唐代陆龟蒙当年远远一见,立马拜倒在她的“翠色裙”下。

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秘色瓷

对龙泉窑影响重大的另一个“人物”是瓯窑。

瓯窑地处浙江温州瓯江流域一带,胎比较白,釉色白中透亮,多用点彩装饰。这种技艺是用含铁较多的褐釉点缀在施过青釉的器物上,烧成后青釉上出现褐色斑点或花纹, 生动有趣。

长的白还喜欢涂涂抹抹,瓯窑在千篇一律的越地“青美人”中成功吸睛,占领了一席之地。

北宋 瓯窑青瓷褐彩植物纹注子 温州博物馆藏

好山好水出美人。

毗邻温州的浙江省丽水市龙泉地区,“九山半水半分田”,森林覆盖率达80%以上,又有瓯江、钱塘江、闽江三江水系,溪流众多。最为关键的是,龙泉一带山上出制瓷必须的高岭土。瓷土原料丰富、捣土炼泥的水动力资源便捷、再加入满山的松树林是烧窑源源不断的供给,龙泉自然成了瓷器烧造的好地方。

龙泉青瓷身上有越窑老祖宗的优良血统,又继承瓯窑妈妈的好基因——丽质天生、还喜欢钻研美妆,不脱颖而出才怪。

北宋早中期,龙泉窑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龙泉美人自此有了独立的名号! 

如果说瓯窑妈妈对美妆术的探索还停留在自学成才的小打小闹,龙泉窑女儿则开始有意识的学习流行趋势。北宋最受人喜欢的瓷器在北方,小姑娘看了定窑、汝窑、耀州窑,一眼就喜欢上了耀州窑的花样。于是,牡丹、莲花、鸳鸯戏水等各种花草动物在龙泉美人的妆容里绽放,她还喜欢用篦子划出刻纹打造细部,让自己身上的花叶更有立体感。

北宋 龙泉窑五管瓶 龙泉市博物馆藏

她的努力引起了官方的注意,南宋叶寘《坦斋笔衡》中有这样一段著名的记载:“本朝以定州白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 

虽然当时时尚界的领军人物——朝廷对龙泉窑的评价还是“质颇粗厚”,但至少,这个小美人已经打入了时尚排名榜,未来前途无量。


一朝选在君王侧

天生丽质难自弃,成功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两宋之际,金人入侵,宋室仓皇南迁,要啥啥没有,龙泉窑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成为宫廷用瓷和国家祭礼用瓷最主要的供应地之一,开始根据宫廷“制样”烧造瓷器。

这个时候,龙泉小美人的化妆技术得到了官方指导。

北宋时,龙泉只会施薄釉,釉色多呈淡青色,被称作“淡青釉瓷”。她底子好、长得白,淡妆之下青春俏丽;但总归是个村野丫头,比不了北方汝窑姐姐的雍容华贵。

现在,给汝窑姐姐化妆的工匠师傅们也流落到了南方,龙泉姑娘虚心请教,学会了化浓妆——厚釉技术+多次施釉。

姑娘们都知道,“妆要化得好,粉底占七成”,粉底打得厚自然遮瑕效果出色且便于涂脂抹影,但是怎么保证厚厚的粉底不会吧嗒吧嗒往下掉呢?

龙泉发现,以前自己上不了浓妆,首先是因为粉底质量低了点。北方工匠教给她,在釉里添加草木灰,把原来的石灰釉升级为石灰碱釉。石灰碱釉附着性好,即便在高温状态下也不会随意流动;这样,就可以反复施釉,造成厚釉效果。

化浓妆费时费体力,所以,提高身体素质很重要。龙泉青瓷开始将拉坯成型的器物先进行素烧,800度左右的温度可以强身健体,有效防止后面在超过1200度高温作业时扛不住、产生塌腰。

公元1200年之后,龙泉美人迎来了她颜值的巅峰期,以粉青和梅子青为代表的“龙泉妆”类冰似玉、风靡一时,体现了青瓷的极致之美。

粉青淡雅柔和、温润如玉,它的美妆诀窍在于温度略低的半生烧,让二价铁的釉色稍稍出来又不明亮,形成绿中带白、绿中带灰的乳浊感,如同凝脂,达到了化妆的最高境界——裸妆。

南宋 龙泉窑青瓷象钮盖罐 丽水市博物馆藏 

如果说粉青是对汝窑姐姐的继承,梅子青,就是龙泉姑娘对越窑老祖宗的致敬。

梅子青的烧造温度更高,二价铁的绿色完全显现,玻璃质更强,青翠透明,莹亮夺目,在灯光下闪现着水汪汪的吹弹欲破感。

南宋 龙泉窑莲瓣纹碗 丽水市博物馆藏

精光内敛与艳光逼人,是美妆世界的两大高峰。龙泉姑娘游走在两座高峰之间,并不死板的打造标准样板定妆色,而是每次都根据天时地利人和等等条件随性创作,留下了一大批经典作品,让后人不断左右彷徨:粉青or梅子青,到底是哪一款?


仙乐风飘处处闻

回眸一笑百媚生,“龙泉青瓷”艳名远播,南宋政府又派给她一个重要任务——出口创汇。

巨大的商贸需求刺激着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当时的龙泉及毗邻地区,窑场遍布;八百里瓯江上,百舸争流;一船又一船的龙泉青瓷漂洋过海,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去往世界各地倾城倾国。

蒙元时期,对外贸易政策更为开放,商队最盛时拥有的各种海船达一万五千艘。在国家政策扶持与市场需求旺盛的共同推动下,东亚、南亚、东南亚、西亚、非洲及欧洲各地,随处可见龙泉青瓷的绝世美颜。

可以说,12世纪中期至15世纪中期,龙泉青瓷如同社交圈里的时尚名媛,处处受人爱慕和追捧,龙泉的青色成为世界审美时尚。于是,对“龙泉妆”轰轰烈烈的模仿也成为一股潮流席卷全世界。

龙泉青瓷世界销售图

福建、广东、湖南、江西,中国南方地区最先嗅得商机,纷纷仿烧龙泉青瓷,把自己本乡本土的瓷器姑娘画上“龙泉妆”。

远水解不了近渴,海外的越南、泰国、缅甸、伊朗、埃及、叙利亚、土耳其、日本、英国,也开始学习中国龙泉青瓷生产技术。

当时,龙泉的时尚标杆地位丝毫不亚于今天的巴黎、纽约,并且一直持续了几百年。


画眉深浅入时无

化妆得看个人底子,做瓷器也受限于当地原材料,于是“龙泉妆”在世界各地就呈现出不同的风貌。

最有趣的“龙泉妆”出现在中东地区。好多观众看到展厅最后部分埃及、波斯模仿龙泉窑的器物时,都会哑然失笑:这个色调、这种质地,也算龙泉窑?太丑了吧!

埃及仿龙泉窑青釉陶盘 英国大英博物馆藏

唉,你可知道,当地人学习“龙泉妆”那个艰辛啊!

首先,根本找不到耐高温的瓷土,当地的粘土熔点低,只能烧制陶器。

想想看,这就好比要把一个根本受不了高强度训练的人塑造成身姿挺拔的礼仪队队员,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对美的孜孜追求总能产生奇迹。

中东工匠使用人工合成的熔块胎陶,其配方是:十份粉碎的石英,一份玻璃粉末,一份粘土。石英和玻璃如同一帖兴奋剂,在器物表面营造出类似瓷器的质地。当然,如果摔碎,一看粗糙断面,就能发现与龙泉瓷断面光滑、紧致的明显区别。

其次,中东地区的釉料与当地玻璃器的成分十分相似。

伊朗的玻璃器制作源远流长,他们的钠钙玻璃配方中正好含有石灰碱釉中同样的钙元素,再加入研磨成粉末状的铅碱玻璃,也可以做成釉料。要让釉料在烧造后呈现瓷器的晶体光泽而不全是玻璃的透明感,需要通过大量实验来摸索釉料中不同成分的合适比例,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为了模仿“龙泉妆”的厚釉效果,虽然没有办法多次施釉,中东陶工们依然想出了加胶的办法。有研究资料表明,当地仿龙泉瓷的釉陶平均釉层厚度达到了0.6毫米,完全可以与龙泉瓷0.4-1.7毫米的釉厚相提并论!

此外,青色更是个技术难题。

龙泉青瓷的美丽色彩需要在1240-1300℃的还原气氛中烧造,由二价铁离子着色。如果是氧化气氛,会使釉料中的三价铁离子比例增加,向琥珀色靠拢。中东地区的釉料中含有氧化铅,在高温还原气氛中会起泡、发黑,因此烧造温度只能低于1000℃。

顽强的中东陶工不知道积累了多少次失败经验,在釉料中加入少量的氧化铜或者氧化钴,让氧化铁和它们按照不同比例混合,才成功呈现出有点相像的蓝青色。

伊朗仿龙泉窑青釉陶盘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藏

当我们了解了文物背后的故事,再一次面对这些无论质地、颜色都差强人意的仿龙泉瓷时,也许会有更多的感动与感慨——

一个啥条件都不具备的北非姑娘,要化个世界时尚的“龙泉妆”,得付出多少努力!美的力量何其大也!

一个至今未通高铁、距省城车程5小时的中国小县城,在几百年前创造出“龙泉妆”,引领世界潮流,让全世界各地的人争相模仿,这又是怎样的奇迹!

是为“天下龙泉”。


作者:来斓

专家指导:沈琼华

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1.《十三至十五世纪伊斯兰地区对龙泉青瓷的仿制》,奈杰尔·武德、克里斯·多赫蒂著,闻雯译。《紫禁城》2019年7月号

2.《中国古代名窑系列丛书:龙泉窑》,任世龙、汤苏婴著,江西美术出版社

3.《浙江省博物馆典藏大系:瓷源撷粹》,浙江古籍出版社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