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投稿] 与野味的揖别——猪的岁月

发布时间:2020-04-13   来源:宣教部

为什么家猪不仅有着比野味更加丰富的营养,相比于野味也更加安全呢?答案就在浙江省博物馆的藏品中,那里有着可以揭示猪和人的漫漫岁月。

美国历史学家贾雷德.戴蒙德曾在《枪炮、钢铁与病毒》一书中认为“欧亚大陆人与家畜的密切关系中演化出来的病毒”推动了欧洲人对土著的征服。同样,经历了石器时代几万年的演进最终得以人工蓄养的家畜,不仅为人类提供更好、更安全能量来源,更是与人类免疫系统长期磨合共存的产物。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而猪作为杂食动物啥都能吃的特性,不仅有着极小的饲养成本,还有这非常优秀的繁殖能力,一胎下个一窝猪仔不成问题,适应力强还容易长胖,因此猪可以在中国文明的发展中为各个时代源源不断地提供着优质的蛋白质和脂肪。

鉴于猪的种种特性,简直天生就是为人工圈养而生的,因此猪在历史中有着极强的存在感。浙江省博物馆来自于新石器时代的“河姆渡文化猪纹陶缽”就展示着猪最初被驯化的样子。陶缽来源于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河姆渡文明,相比于现代的家猪,陶缽上的猪不仅还保留着野猪的鬃毛,口鼻和现代家猪相比也更加野性,但浑圆的体态已经初现了人工饲养的信号,标志着猪即将成为人类文明重要的一部分。

河姆渡文化猪纹陶缽(图片来演:河姆渡文化猪纹陶缽)

在新石器时代后期的良渚文明中,我们可以看到了经过长期的饲养,猪最终脱离了野猪的形象,成为我们日常熟知的那种憨态可掬、肥头大耳的形象。良渚文化的陶猪有着比河姆渡时期更加肥硕的体态,粗短的拱嘴,后大前小的浑圆身体和河姆渡时代猪纹陶缽的形象有着天壤之别。陶猪的出现证明了在良渚,家猪的驯养已经成熟,经过数千年的磨合,人类终于可以不必接触野生动物就可以获得热量。

良渚文化陶猪(图片来源:浙江省博物馆官网)

在生产力更加发达的封建社会,猪的养殖和农业一起,成为了中国古代小农经济的重要经济支柱。猪圈成为了猪群体养殖的主要方式。在浙江博物馆馆藏的展品中,越窑青瓷为我们记录下了当时猪圈养殖的样式,浙江省博物馆馆藏有多款晋代的青瓷猪圈作为随葬,说明猪作为一种富足的寓意,成为当时丧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多款晋代青瓷猪圈(图片来源:浙江省博物馆官网)

而杨楚照大师的作品《惊煞猪八戒》作为上世纪50年代青田石雕的代表作品,陈列于浙江省博物馆“意匠生辉”展厅中。其中家猪的形象经过时代艺术的夸张,已经完全成为了现代家猪的形象,代表着当时人们对于生活的向往,也表现出猪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家畜。

现代青田石雕《惊煞猪八戒》(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猪作为驯养上千年的食物,有着野味难以媲美的口感、营养和安全,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危害那些野生动物的生命呢?2019的猪年已经彻底告别,2020的春天已经来临,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时刻,让我们真正地与野味揖别。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作者:崔常然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